“玻璃大王”曹德旺的书单——人生要读“两本书”

名人推荐5个月前发布 admin
41.3K 0 0

“玻璃大王”曹德旺的一生不可谓不波澜壮阔,从年幼时家庭变得一贫如洗,到后面从采购员做起,一步一步成为一方富贾;再后来带领自己的公司团队凭借坚忍不拔的毅力成为第一家告赢美国商务部的中国企业,现在,步入暮年的曹德旺专注于慈善,回顾自己的创业史,他说:人生要读两本书,一本是“有字的书”,一本是“无字的书”。有字的书记载着古今中外的故事案例,你可以借鉴,但不能照搬。无字的书就是阅历本事和见识。曹德旺先生无字的书我辈需要慢慢品味学习,今天给大家推荐曹德旺先生爱不释手的“有字的书”

1.《曾国藩》

唐浩明 /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16-1-1

二十多年后唐浩明初次亲笔修订,再现更真实、更复杂的官圣曾国藩。全套印制精美,内页采用柔光定制纸,封面为超厚布纹纸,版面疏朗,阅读舒适。高端设计,雅致大气,是读者重温经典《曾国藩》的至佳版本。

专注研究曾国藩的唐浩明先生,在冷月孤灯下创作了文学经典《曾国藩》。多年来,这部小说不断重印。二十多年来,唐浩明先生继续一心研究曾国藩,对这个历史人物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遂初次修订《曾国藩》。《曾国藩》修订版增加了大量能生动体现曾氏性格的真实故事,并对文字进行了精雕细刻式的提炼和修改。

2. 《大国政治的悲剧》

(美)米尔斯海默 / 唐小松 / 王义桅 / 上海人民出版社 / 2008-1-1

如果说保罗•肯尼迪的《大国的兴衰》是为大国的兴衰寻找历史规律,得出了美国必然衰落的悲观结论,那么《大国政治的悲剧》则在探讨大国关系悲剧性的历史根源基础上开出了以“离岸平衡手”角色永葆美国强权的乐观药方。为美国度身定做的“离岸平衡手”战略与布热津斯基的欧亚“大棋局”战略有异曲同工之趣,分别代表了海洋与陆地两种版本的霸权均势战略。

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一书中,约翰•米尔斯海默教授列举了大量的事实,并以缜密的逻辑阐述了其“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该书可与现实主义理论大师汉斯•摩根索、肯尼思•华尔兹关于国际政治中现实主义理论的经典著作相媲美,在许多方面甚至还有所超越。任何一个对国际事务感兴趣的学者都不得不认真对待他的观点。

3. 《禅与摩托车维修的艺术》

[美] 羅伯·波西格 / 宋瑛堂 / 行人 / 2013-2

一九七○年代的夏日,「我」与11岁的儿子克理斯从明尼苏达的家中出发,骑机车横越半个美国,打算一路饱览景色至加州海边。在这趟为期17天的旅程裡,「我」发现,过往鑽研于哲学导致精神分裂的回忆不停影随形,而11岁的爱子克理斯也被医生诊断出有精神疾病的前兆。为了安抚过往的灵魂,「我」决定好好面对过去,重拾对于哲学的追求,并再度完成早已遗忘的哲学理论。

波西格在本书中讨论的,正是心灵与科技的距离。故事可区分为两条线,一条是「我」,与11岁大的儿子克里斯一同骑车横越半个美洲;另一条则是「斐卓斯」,波西格假借柏拉图《对话录》中出现的人物代表过去的自己、那个曾经因为走不出追求真理困境而精神崩溃的人。随着父子间的交集越多、面对大自然的时间越长、以及探讨科技理性社会的思考不断,「我」发现「斐卓斯」也如影随形的跟随着他。

本书可说是由这两种极端的叙事裡交织起来的,一方面是人性与科技的再深入、一方面「我」也不停地审视自己的心灵。最终,这两条叙事合而为一,「我」终于理解让自己精神分崩离析的原因,正是来自这种理性社会,人们过度依赖科技却未曾追求科技的本质,缺乏心灵上的追寻。也透过这趟旅程,「我」重新找到了与世界的妥协之道(以及与「斐卓斯」的相处之道),还有活下来的原因。

《禅与摩托车维修的艺术》以优美流畅的文笔,阐述一场关于心灵与科技的辩证,寻求在现代生活一种追寻自我的旅程,并以简单的语言,将哲学思考化为简易的故事流洩至读者心裡。

4.《旧制度与大革命》

[法] 托克维尔 / 高望 / 中华书局 / 2019-7

《旧制度与大革命》探讨的是法国大革命在原有的封建制度崩溃之时,因并未带来革命预期的结果,而致使执政者与民众间的矛盾公开化,社会动荡愈演愈烈。作者托克维尔从社会结构、宗教权力、政治制度、革命形势、世界势力格局、政治家倾向等方面深刻探讨了在大革命背后蕴藏的诸多矛盾及问题,全面展示了法国大革命在世界历史上产生的巨大效应。

5. 《素书》

黄石公 / 经济日报出版社 / 2009-1

《素书》仅有六章、一百三十二句、一千三百六十字,这样一本薄薄的书,却在中国谋略史上占据重要地位。书中语言高度精炼,字字珠玑,句句名言。书中对人性把握精准独到,对事物变化观察入微,对谋略点恰到好处。参透书中道理,肯定能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6.《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安迪·格鲁夫 / 安然 / 张万伟 / 中信出版社 / 2010-11

本书写到:你的企业迟早会走到一个战略转折点,企业的根基瞬间发生剧变,技术、规则、竞争环境、行业形态……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如果放任自流,战略转折点的破坏力足以葬送一家“好好的”企业。然而,战略转折点并不总是通向灾难,一些企业可能会利用这个时机跃升至新的高度——如果管理者能够敏锐地觉察风向的转变并及时采取正确行动的话。

担任英特尔首席执行官的11年间,安迪·格鲁夫多次被推到战略转折点的悬崖边。最凶险的一次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的存储器厂商几乎把英特尔逼入死角,英特尔最终不得不退出内存芯片的生产,转入另一块比较新的领地,即微处理器的开发。对战略转折点的思考,帮助英特尔在激烈的竞争中得以生存,并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

在本书里,格鲁夫将他的珍贵经验和系统思考公之众,指点在最可怕的环境下、最频繁的变化中的不败之路。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